管道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道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运营商体制成互联网业务羁绊解决需要新思维

发布时间:2021-01-20 20:28:22 阅读: 来源:管道泵厂家

去年,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曾表达过这样的看法,“一般来说,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包括操作系统平台、浏览器、输入法、IM等等,这些都已经引发了激烈的争夺战。手机操作系统平台之争实际就是未来移动互联网的主导权之争,谁占据平台谁就等于是握住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咽喉,谁就拥有了主动权。中国移动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中,自己的 事情也许只能自己来筹办”。

尽快转型以占据移动互联网的战略高地,这样的想法不光是中移动有,其他两个好强的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当然也有。王建宙已经多次在强调互联网对于电信运营商的重要性,他的“互联网疯子”理论在业内几乎尽人皆知。只是,从旧体制和模式里走出来的运营商们,能读懂用户的心吗?

运营商体制成互联网业务羁绊 解决需要新思维

多年以前,运营商们就已看到新浪潮袭来,却受制于业务惯性和体制困顿。与此同时,互联网企业等新的竞争对手正大举侵入本属于运营商的领地,并大有取而代之的势头。

对于此种形势,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泰尔管理研究所所长王育民认为,其实运营商真正的特长和优势还是在管道,不在平台上。因为管道资源和经营是高度垄断的,未来的盈利模式七分靠管道,三分靠平台,最多能做到四六开。

但运营商的策略显然并没有按照专家的思路执行。这从王建宙的话中就可看出运营商的想法:“随着通信业和互联网的融合,产业价值链正在发生转移,核心环节已被苹果、谷歌等IT企业抢夺,运营商已面临巨大威胁”。运营商的思路还在于,随着移动话音业务日益饱和、行业竞争的不断激化,移动互联网和数据业务正在成为运营商们未来成长的最大动力。

为了避免管道化,运营商的动作频频有目共睹。IM领域的竞争就是例子。从中移动的飞聊、中国联通的沃友到中国电信的翼聊,再到MM等应用商店、手机操作系统和浏览器、移动支付……三大运营商已经在集体加速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自身变革。在他们眼中,面临的既是前所未有的机遇,也有可能是一场灭顶危机。

IT评论员魏武挥认为,三大运营商过去从事的都是电信业务而不是互联网业务。它们胜在资源上,但在互联网业务的运营能力上,三大运营商都是匮乏的。特别是运营商多来形成的内部利益格局(这点中移动尤甚),有时候会形成拖业务后腿的力量。在电信业务上背靠国家相关政策,运营商天然就是垄断的。过去,中移动依靠SP的裁判兼运动员角色,还能在短信业务上做得风生水起,但在开放的互联网领域,这些手法恐怕越来越难以奏效了。

看来,各类“元器件”的完备并不代表其能在移动互联网旗开得胜,关键点在于如何在战略思维“大脑”的统领下,协同并进地向前发展,这就涉及到运营商的整体组织架构。

以中移动为例,其将旗下九大业务基地分为内容型、能力型和综合型三大类型,内容型基地包括音乐、视频、阅读、游戏、动漫;能力型基地包括电子商务、物联网及位置服务;综合型则是指互联网基地。

尽管如此,但基地文化、人员配置、管理制度等仍受集团影响。运营商缺乏创新人才的新鲜血液,而在大量引进移动互联网人才时,垂直层级的管理机构与互联网扁平化的结构相去甚远,企业文化与大胆、开放的互联网精神相悖,能否留住人才,能否避免引进人员的同化都是现实的问题。基地在与省公司、集团信息的沟通、决策上,也明显弱于互联网公司的快速反应,导致常常失去了市场最佳机遇点。

有观点也认为,少数基地如移动音乐基地也确实成长为“现金牛”,但是应当看到,这些新业务都是以标准内容型的,容易依托运营商庞大的用户规模来复制、发展,最重要的是,都是靠KPI指标层层下压完成的,完不成,就用订购送话费的方式来解决。更为重要的是,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这些原本只是省公司部门层级的基地,对产业链拥有一言九鼎的话语权,大权在手加之监管较松、制度不严、制衡力差,极易滋生腐败。

有建议称,体制的创新将带来更高效的运作,促进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而打破当前的体制束缚,建立更加行之有效的方式,便是成立独立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这无疑将是运营商下一步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但独立公司成立后,集团公司与省公司间资源调配、各分公司与其他基地间的资源共享也成为了现有基地的疑虑。

一些互联网分析人士认为,运营商们无论是企业文化、业务流程还是运行体制都过于僵化,与互联网企业相差太远,“比如决策流程过长,缺试错机制等”。

在记者采访时,艾媒咨询CEO张毅和独立IT评论人王斌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中移动目前的体制是各基地实现运行效能最大化的壁垒。至于如何医治,北京邮电大学博导舒华英教授开出的药方是,在保证集团公司“红旗不倒”的情况下,运营商要更加灵活地进行企业运作,各产品基地应当子公司化,真正独立运营,大胆开展融资。集团在子公司中并不需要100%控股,51%的绝对控股乃至50%以下的绝对控股都可以,目的就是引入不同资本、融合多元文化、去除电信烙印。

“这主要是为中移动引进了资源”,移动互联网实验室主任胡权说。一位前电信业人士则认为,运营商应当尽快建立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面向风起云涌的互联网公司进行投资。

王斌对记者表示,舒华英的“药方”应该会有所帮助,但是仍然很难。“因为之前的卓望信息就是外包的,也没做好”。

他并赞同王育民的分析称,移动互联网目前仍然是互联网的延伸,并非孤立存在,任何想靠移动互联网崛起,颠覆互联网巨头的公司,都没有可能性。而运营商的基因已经决定了,把基础服务做好才是根本。虽然语音业务收入下滑,数据业务可以获得收入,包括流量、支付、SP等。“虽然说渠道价值一直在削弱,但是垄断的渠道价值没法削弱,而且中国电信业是不会被放开的”。

张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基本赞同此观点。他对记者分析,运营商可以利用其资金和资源的优势发展合资公司,从移动互联网业务中获得收益,另外,不必光羡慕别人互联网业务的收入,运营商借助管道优势,利用其海量的用户群,有许多事情可为。

这样的说法让记者也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篇文章中所说的,“运营商手里有很多得天独厚的资源,如SMS、MMS、语音等可靠的通信服务,用户数据、情境、认证等。这些是运营商独有的资源,在此基础上开发出来的应用也是独一无二的”。电信运营商本身坐拥金矿。但它们却不顾脚下之宝,将目光投向了更远处的山脉,甚至直奔移动互联网价值链的顶峰,看似得,实为失。

武动九天

你来嘛英雄安卓版

纵横无双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