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道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道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铁票价是依据什么定出来的

发布时间:2020-07-13 13:55:49 阅读: 来源:管道泵厂家

一位“高铁老总”接受凤凰卫视主持人吴小莉的采访。吴小莉问北京、上海间的“高铁”票价是依据什么定出来的?这位老总回答:有两个参照,一是参照飞机的票价,一是参照此前已有“高铁”、如沪杭、沪宁、武广“高铁”的票价。比飞机票价当然要低;比沪杭等“高铁”,不能高,但也不能低(不是原话,意思绝不会错)。吴小莉问这个问题,是有“机锋”的。许多人都抱怨,“高铁”的票价太高,有人干脆说“高铁”就是“高价”。因其太贵,“高铁”的上座率远不如“高铁”方面的预期。这位老总上述“两个参照”的回答,就是要辩解目前“高铁”的票价并不贵。

任何一种物价的制定,想来都是有参照物的,而且常常不是一个两个参照。但有一个参照是万万少不得的,这就是人们的收入水平。有的产品是专为所谓贵族、“大款”服务的,也只有贵族、“大款”享受得起,例如一桌几万、十几万、几十万的宴席。平民、穷人吃不起,没关系,自有一顿四五元的盒饭或更便宜的面条、馒头侍候他们。那“天价”宴席“天价”到火星上,又与他们何干,也不会从他们口袋里掏走一分钱。又如飞机票贵于火车,我坐不起飞机,可以坐火车。你飞机票再贵,也影响不到我的出行。但有的产品普通民众也不得不使用,其价格高出了普通民众的收入,高出了他们的承受力,他们当然就要抱怨了。

就说“高铁”,其“高”主要指高速,并非指“高价”。它还姓“铁”(铁路),仍然是当前国人、特别是普通民众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而占我们国人大部分的普通民众乃是收入平平和收入低下的平民。这样,“高铁”的“高价”,必然要影响到这一部分人的生活。

有人会说,坐不起“高铁”的,可以坐“慢铁”啊。这位老总也表示,我们保留了一部分慢车和一般快车,以满足这些低收入者的要求。但吴小莉问,保留的这些慢车和一般快车远远满足不了低收入者的需要,为什么不更多地保留一些呢?这位老总的菩萨面具立即就摘下来了。他说,如果保留更多,建设“高铁”就失去了意义。原来,如果“慢铁”保留更多,许多人都去乘“慢铁”了,“高铁”就会出现“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局面。于是,我大大减少“慢铁”的数量,你买不到“慢铁”车票,但你又不得不出行,逼得你不得不乖乖地乘我的“高铁”!

我想,如果“天价”宴席的经营者有权垄断饮食市场,他一定会雇佣“城管”把卖盒饭、卖面条、馒头的驱除出市场。人们没有盒饭、面条、馒头可吃的时候,倾家荡产,也得吃他的“天价”宴席了。

这就是这位伟大的“高铁”老总的经营思想和经营策略。

现在,乘坐火车出行的主要是什么人?就说每年的春运,不主要是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和放假回家、节后返校的学生吗?试看火车站万头攒动的场面,几乎都是他们的身影。“白领”春节也回家,大都被飞机“分流”了。而农民工和学生,他们更愿意乘“慢铁”,并非他们不愿乘快捷的“高铁”,而是舍不得花那钱;这又并非小气,而是乘“高铁”多花的钱,用在其他方面,如给孩子交学费,回家购置年货,对他们更为迫切,更有意义。

不过这位老总又说了,“高铁”虽然“高价”,但比之原来的快车,会省出一半多的时间。在他看来,这合算得不得了,简直是“挡不住的诱惑”,因为“时间就是金钱”。但对农民工来说,省出的这一半多的时间能给他们带来多少效益?能补偿他们为“高铁”的“高价”多付出的费用吗?鲁迅先生说过,煤炭大王是体会不到在垃圾堆上捡煤核儿的老太婆的辛酸的,这位老总又怎能体会到收入只有他收入的几十分之一的农民工的辛酸呢?

按这位老总的说法,“高铁”的快速有很大的优势和诱惑力,足以吸引人们来乘坐。那又为什么要以大大减少“慢铁”的车次来逼迫人们就范“高铁”呢?有个词叫绑架,这与绑架又有什么区别?

于是笔者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国企的“国”体现在哪里?既然称为国企,事实上也是国企,那就应该考虑到所有国人的利益,为所有国人谋福祉。国企给社会提供的产品应为大多数国民所享用。这不是说每一个国企都必须这样,但国家在国企服务于国民的布局、搭配上要照顾到各个方面的国民,特别是要照顾到普通国民、照顾到经济上的弱势群体,却是一个“硬道理”。任何国家,普通国民都是这个国家的主体。就说“高铁”,你定“高价”也不是不可以,为那些付得起“高价”的国民享用,就像飞机为那些付得起机票的国民享用一样;但是,你得保留足够的慢车和一般快车,以满足那些目前还乘坐不起“高铁”的平民出行的需要。为保证“高铁”的上座率,而大大压缩慢车和一般快车,实际是剥夺了低收入国民的低消费的权利。这就背离了国企的“国道”。

我们当前的社会充满了各种矛盾,有的还相当尖锐。无论是政府还是国企,都有责任化解这些矛盾,而不是给其火上浇油。而上述那位老总的经营思想、经营策略和在此指导下的经营实践,实际是给社会人为地、甚至恶意地制造新矛盾、增加新矛盾。每年的春运,原来还只是买票难的问题,现在则买票难(慢车票更难买了)以外,又加了买票贵的问题。原来已经憋足了压力,现在又人为地添上新压力。恐怕谁也不会知道,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这压力就会喷发出来。(文:秦海)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铁路本来就是垄断行业,高铁票价定价也就是一口咬的硬道理。毕竟资源都在手中,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不听话就分不到羹。高铁的建设本来出发点是好的,缩短旅途时间,方便人们出行。高铁的票价已经脱离人们基本收入的支出水平。“高铁老总”想的是怎么把投资的钱尽快收回来,并实现盈利。他忽略了太多人们的真的需求是什么。再者,高铁如此运营基本上成了“利润剥削”的方式。社会主义建设不是这么建的。——杨文

高铁的高票价也是情理之中,如果高铁跟动车普快一个价,那么大家都去坐高铁了,不被挤爆了啊!人有三六九等,花钱多少其服务质量当然也不相同,记得我第一次坐动车的时候感觉就不一样,空间更大,座位更舒适,列车服务员也长的漂亮一些。高铁在我国方兴未艾,追求的就是速度,没有最快只有更快,最高时速不断刷新,这个当然不是普通人可以享受的了!至少在现在高铁的高票价是不会下降的,除非铁路整体水平都得到一个大的提升。——张欢

社会矛盾太大,但不可能像这高铁一样用速度甩掉。问题是社会矛盾一直被压抑着,在爆发之前,制造矛盾的人都想着尽可能多捞一笔然后溜之大吉,于是烂摊子越来越多,矛盾越积越深。高铁,究竟在为什么加速?——蓝羽

自从有了高铁后,很多的车次都被取消了,或者被挪到不好的时间段了。高铁造价高、时速快、票价自然高,可是还应该考虑普通中国老百姓的承受能力,不要将高铁束之高阁才好。——贝拉

我觉得高铁的定价可以借鉴一下河南的公交改革,卢展工书记到河南之后让老百姓得到了很多实惠,比如说调整空调公交车的票价,所有公交车都一元,之前很多人为了省一元钱等非空调车。现在公交票价改革后之前空调车的低利用率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空调车的营运也由财政给予一定的补贴。既然高铁也是为民服务的,为什么不能放下身段为更多的人服务呢?——程鹏丽

春节坐火车回家很埋汰,票价贵不说,一路上很闹心。现在高铁越来越多了,不过说到票价,据说是根据铁路造价和运营成本来算出来的,中国人均收入排在世界百位之外,坐上快快而又贵贵的高铁,怕是多数普通人都会犹豫一下,更有人提及春运摩托返乡大军。加上现在铁道部有赤字,对此有网友表示不乐意买单。现在看来,不管怎样,铁路交通作为带有些公共性质的事业,如果不听取一些民意,恐怕对铁路部门的公信力来说是一种损失。——刘鹏飞

这次去出差来回都是高铁,感觉性价比是可以的。高铁的价格也体现一种分流,如果是商务需要时间,贵点也没什么关系,要看它所取代的飞机等交通工具。——刘小许

火车一提速价钱也提速,生活在提速,于是我们的物价也要提速的涨吗?——何林

说到底,还是垄断嘛。错不在高铁,错在允许高铁绑架了我们。——龙在天

靠压缩慢车和普通快车的数量来保证高铁的营运生意是一种不明智的做法,高铁应该是以其高速,与人方便来获得大家的青睐。把票价定的更合理一些,长远来看利益会更大,还能赢得人们的好评,这个老总是脑袋进了水吧?——汪兰

乍看起来,高铁高定价,解决高时间成本人的需求;对于低收入者和时间成本较低的人,有慢铁这一补充渠道选择,非常科学合理。但这里面出来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如果大家都不坐高铁,政府是不是会为了尽快收回高铁成本,强行关闭慢铁,逼着大家做高铁?第二个是,如果价格太高了,高到和飞机的价格差不多,大家会不会选择坐飞机?——马超

高铁建成的欣喜已经不复存在,期待已久的高效率生活变成了大多数人逼不得已,方能奢费的无奈之举。——李斐

每回出行都为车票问题发愁,春节回家的学生根本买不到火车票,我就曾见过很多朋友为了去买票,早上四点起床乘一小时的车去车站排队。还有朋友因为回不了家急得直哭,另外还有女生买不到票站了二十多小时回到寝室一睡就是一天。实在看来心酸,我的家庭条件还行,但自己也不会糟蹋父母钱,每次提前一个月每天关注机票打折网站关注行情,买到打二三折的票回家。回家简直成为一种辛酸。从上海到池州的火车因为高铁的建设被取消了,从上海回家也只能被迫买动车或者高铁票。年前回家被滞留在上海的时候,爸爸让我去买高铁回家,还笃定说高铁贵,票一定好买。实际情况根本不是,为了回家,农民工和学生只能忍痛割肉买昂贵的高铁票。——胡倩

高铁是国企,就要以国家大局为重,以百姓生计利益为重,不是奢侈物,应该参照人们的平均收入水平,不能随便定价。事实上,这涉及到国企的科学民主决策与管理问题,我们倡导和谐社会建设,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统筹考虑,官僚主义要不得。——栗彦卿

高铁的速度仅仅低于飞机,高票价情有可原。只是为了发展高铁,而停止其它一切的交通工具(郑西高铁开通后,郑州到西安的普通火车、汽车和飞机都停运了),这就不对了。不能因为它是国家垄断的行业就为所欲为吧?——李特

其实就是国家经济迅速发展起来了,国家是有钱了,成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了,但是钱没完全让每个人民享受到,所以出现了这一系列争论的矛盾出现。——陈桑龙

用坐不起高铁的人的钱修更坐不起的高铁。普通快车被挤占的不仅是线路,还有服务。清明出游,朋友的快车晚点5个小时,找列车员讨说法,因为从南京就已经晚了,所以一路让车,这与我所坐的动车准点到达形成鲜明对比。普通客车晚点,耽误的是我们整个行程;一部分人跑得快,大多数人跑得更慢了,耽误的也是整个的行程。——西铭

鹤岗定制西服

吉安西服订制

桂林定做西装

郑州制作工服